• 陆星儿2004-06-25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mitoo-logs/5427575.html

    在医院,排在我前面的是个老妇。
    很虚弱的样子。。
    瘦弱。。肩背微弯。。
    她被告知。。明天到门诊输液。。。
    她神情有些惶惶。。
    她开方用的是大病方。。绿色的。。
    她说。。明天早上。。让姐姐陪她一起来。。
    医生安慰她。。让她别担心。。别怕。。
    后来。。写完病历,她的医保卡合上。。
    上面写:陆星儿,54岁。
    这是个我熟悉的名字。。
    但是,这个名字已经54岁,还是让我猝不及防。
    其实也不是名字,是这个人。
    她的样子和她的名字之间的反差。
    让我不太适应。
    她为什么不让先生陪着一起呢?
   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到现在。。

    两个眼睛先后都出了问题。。不得已。。再去另一个医院看。。
    原来。。先前的仁爱医院的医生,开得都是贵而无当的药。。
    和汪小米的病全不挨边。。


    医生再次说,你这个病是免疫系统出了问题才得的。。
    一时很想不开。。
    我的身体竟然差到这种程度了。。。。
    而竟然找不出什么可以平衡自己。。

    在医院走廊里。。等来电话。。
    被GJP晃点。。。
    丫说丫还没处理完香港的事体。。所以。。原定今天回上海改到七月上旬。。
    汪小米只好临时乱抓人。。

    极其沮丧中。。MMD。。
    这个月真是衰。。

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