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忘了说2004-06-22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mitoo-logs/5427582.html

    凌晨约二三点,我老人家睡得正香。
    全然不知古小尤入室。
    其以英格兰引诱汪小米与其一起看球。
    恼怒于上视体育的四个无牙嘴,把荷兰活活说死了,建议看中央五。
    终于受不了刘见洪的声似裂帛。
    赶忙又转回上视体育贫道。
    生活总是这样。
    原则随时可以修改的,妥协是无止境的,没有好的,就选尚可忍受的。
    已经是下半场了。
    看到了鲁尼的一个进球。
    看到了从容不迫的小贝。
    看到一个克罗地亚的“玉面郎君”。。(古小尤定义)
    看到克罗地亚的进球。英格兰小门将的骂人。
    看到英格兰的另一个阳光小孩的进球。
    他比鲁尼可爱,鲁尼有点严肃。
    比赛还余二十分钟结束时,
    古小尤已经磕睡了两小下。
    然后,对汪小米说:“你负责看完比赛,和多帮我大喊大叫两下,我负责睡觉。”
    然后就放心地睡着了。

    汪小米身负重任,看完比赛。
    结果那边厢法国也赢了。
    还是受不了上视的解说员,一口一个“昂立”。说法国进球的是“昂立”。
    许是吃昂立多帮吃多了。
    人家明明是享利。

    晚上做一个梦,吃海鲜。
    大盆大盆的各式海鲜。
    从海里捞出来就直接进锅里。
    什么佐料也不放。
    真是好吃啊。。
    梦里好像也吃到嘴里了。没有被种种原因耽搁。
    想是昨天看小死鱼的博客里说他馋海鲜了的缘故。
    可能我老人家也馋海鲜了。

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再博 2004-06-22